一嫁大叔二嫁赌王堂侄被港媒称为最命硬的女子究竟有多厉害?

时间:2021-12-05 02:18来源:未知 点击:

  原来“玛丽苏”如果真正存在的话,不仅仅是令人羡慕,更多的是钦佩和向往,这是一种怎样的人生啊,令人仰慕。

  香港,在我的心里一直是个很神奇的存在,那么小,那么拥挤,即使在最鼎盛的时代,九龙甚至连湾仔,都是破破烂烂的,然而,却住了那么多人,仿佛路上随便拉一个,就是一个大写的传奇。

  今天,我要写的人,女人,就是这么一个,她今年56岁,名叫翁静晶,如果仅这么说,估计没有资深港圈八卦姿势,98%的路人都会发蒙,这是谁啊,做过什么,有什么值得写,又有什么值得看呢?

  所以呢,这就是我说的“港岛传奇”啊,文章有点长,看完之后,我想你会如我一样诧异,惊奇加惊喜。

  原来一个女人,居然可以如此主宰和掌握自己的人生,原来女人,从来都不是弱者!

  在今天来看,翁静晶目前回音最大的事情,是她在去年,也就是55岁以二婚的身份,嫁给了香港第一家族,何东爵士的曾孙,也是赌王的堂侄,何猷彪。

  从公布出来的结婚照,看起来就是正常的黄昏恋。翁静晶并没有拼命在自己脸上嗑医美,保养得不错,但55岁还是有松懈和皱纹,皮肤也不再如同年轻小姑娘一般滑嫩,少女感这个词,是卡不上了。

  是的,她凭什么?实事求是地说,在这场婚姻,绝对不是她高攀赌王的堂侄何猷彪,两个人往好里说,平起平坐,其实何猷彪是有点踮起脚尖的。

  嫁入赌王家族,并不是翁静晶最有争议的经历,和大自己30岁的男人结婚,而且一而再,九龙高手坛,再而三地疑似搞婚外情,被毒舌港媒,誉为:“最命硬的女人”。

  怎么说呢,现在所有的作家、编剧,都迷恋一种女主:玛丽苏。那么怎样的女子,才能成为玛丽苏呢?

  随着社会的进步,今天“玛丽苏”已经变成了一个有贬义性质的形容词,就是因为历来的那些“玛丽苏”形象,都是女作家或者编剧的一种臆想,因为能满足这六个条件的完美女人是不存在的。

  可是今天,让我来讲讲这个让香港律师界和演艺界都闻风丧胆的女人翁静晶的故事吧,读了就会明白,什么才是现实版的“玛丽苏”了。

  原来“玛丽苏”如果真正存在的话,不仅仅是令人羡慕,更多的是钦佩和向往,这是一种怎样的人生啊,令人仰慕。

  翁静晶,并不完完全全是个中国人,父亲翁叶初,是越南的富商,美国人。据称,翁静晶的爷爷是那时候的越南首富。家里在越南和香港都有不少的地产。

  母亲赵小瑜在美国读过儿童心理学,会英语和普通话也就罢了,方言也说得溜,闽南、潮州、上海、粤语随口就来。

  1964年5月22日,翁静晶在越南出生。在她11个月大的时候,父亲抛弃了她们娘俩,父母离了婚,母亲带着她来到了香港发展。

  母亲赵小瑜也是一个传奇,和富商离异,再嫁依然是富商,继父刘衍泉身份地位也不低,现澳门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钱财,权利,都有了。

  但母亲从来不是靠男人的人,江湖上尊称她为“大家姐”,我特地问了一下生活在广东地区的小助理,这代表了黑帮女头领。母亲自己开赌场,和香港第一大佬李洛夫、赌王何鸿燊都是好友。

  还替澳门赌王叶汉打理澳门赛马车会,叶汉大家可能名字不熟,但提到周润发饰演的《赌神》,原型就是叶汉。

  虽然是名门之后,但母亲还是有着改变不了的陋习,“重男轻女”。整个童年,翁静晶都活在母亲严苛的管教之下,看医生打针、拔牙,不能哭,哭没有安慰,只有挨骂。

  从懂事起,母亲就一直在她耳边不停地重复着一句话:“我不喜欢你,不希望在家里看到你。”

  翁静晶回忆道:“妈妈从没有教过我什么,唯独一次,我从中文中学转到了英文中学,不懂英文语法,临近考试,妈妈凌晨3点‘砰’地叫我起来背英语。”

  那是翁静晶的母亲唯一一次逼她读书,把翁静晶吓坏了,从小一直很怕妈妈发怒,这种害怕,直到结婚后才减轻了不少。

  母亲的身份,让翁静晶从小就看尽娱乐圈的面貌,她从不追星,那些在电视上风光无限的明星,总是不断地跑到她母亲面前,哭诉并请求保护。

  为了早日独立,逃离无爱的家庭,年仅12岁的翁静晶就主动把自拍照寄给《电视周刊》,想成为一名模特,但照片传到了一位导演手中,她获得了电视剧《年青人》当中的一个童养媳的角色。

  这部剧真是大牌云集,有周润发,周润发的前妻余安安,陈玉莲,还有现在一众名导编剧,关锦鹏、赖水清。

  但翁静晶在这部电视剧的戏份不多,大家只是知道有她,她的角色并不出彩,真正让她出彩的,是和三位大帅哥,陈百强、张国荣、钟保罗合作的电视剧《喝彩》。

  说来也唏嘘,这三位主角最后都死于非命,唯有翁静晶还活得好好的,香港媒体向来毒舌,便因此把“最命硬的女人”这个称号送给了她。

  翁静晶也不是吃素的,直接怼了香港媒体:明明这三人也和女星徐杰演了《失业生》,为什么大家都不说徐杰命硬,偏偏说我?

  翁静晶亮亮的眼睛和深深的酒窝,清丽得就像是一个小仙女,让人一下子就记住了这个16岁的女孩子,看起来非常纯情的她,和陈百强这样的男孩也十分登对,两人经常一同出现在媒体的视线当中。

  乐于制造绯闻的港媒当然不会放过他们了,两人的名气,再加上金童玉女的登对外貌,不在一起都对不起支持他们的人。

  这样的puppy love对早熟的翁静晶来说,并不能引起她的注意,她只是觉得两人在暧昧,并不是在交往。

  陈百强却一头陷进去了,陈百强是山口百惠的粉丝,把自己和翁静晶比作三浦友和与山口百惠,声称自己是“陈友和”,翁静晶是“翁百惠”。

  和翁静晶一起拍完电影后,还创作了一首歌曲《漪涟》送给翁静晶,歌词是这么写的:“静默亦似歌,全因为你变出百样喜。”把两个人的名字,都藏在了歌词当中。

  在拍摄《突破》这部电影的时候,两人跑到香港大屿山拍摄外景,夜里天气渐凉,翁静晶先睡觉,陈百强给她盖被子,又亲吻她额头,给她道晚安。

  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有天陈百强跑到翁静晶面前说:“外界都说我们分手了。”可翁静晶直接反问:“我们在一起过吗?”

  导致陈百强在后来的访问中,一再咬定,自己和翁晶晶只是朋友,再怎么梦幻,再怎么有好感,终究成不了事实。

  和陈百强演了两部电影之后,翁静晶的荧幕搭档换成了哥哥张国荣,两人一起出演了电影《第一次》。

  这部电影的剧情和故事漏洞百出,唯一出彩的地方就是翁静晶和张国荣的颜值都很高。

  《杨过和小龙女》是张国荣和翁静晶第一部古装武侠片,两人没有什么经验,加上张国荣之前拍了,武行的人看他们两个不顺眼,经常有意无意地恶整他们。

  翁静晶和张国荣敢怒不敢言,两人名气不小,但一旦得罪对方,又不知道会引发出怎样的后果。

  那时候香港武行的武师大都属于刘家良和唐佳这对兄弟管辖,别看刘家良名气看起来很小,他可是惠英红的师傅兼恩人。

  是刘家良让惠英红成了名,从此走上了女打星的路子,惠英红也曾说,生命中最重要的三个男人之一,有刘家良。

  两人跑去找刘家良,张国荣认刘家良做“契爷”,也就是干爹,但翁静晶不同,她直接说自己是刘家良的女朋友。

  关于这段感情,两人结婚之后,也有了不同的说法,翁静晶说自己14岁的时候,就和刘家良在酒店外一见钟情,两人是经过爱情长跑,最后成为夫妻伉俪的。

  刘家良其貌不扬,年纪还比翁大了30岁,这已经不是大叔了,而是”大伯“了。

  在陈百强和刘家良之间,是人都会选择陈百强,但从小缺乏亲情的翁静晶,对刘家良却一往情深,刘家良填补了她父爱的缺失,女友众多的刘家良也更会疼人。

  陪同翁静晶去商场买鞋,还特地蹲下来为她按鞋,看看是不是顶了脚指头,让翁静晶十分感动。

  香港的师奶,一向最恨小三,看看前段时间许志安和黄心颖的结局就知道了。翁静晶直接从人气女一,跌落到饰演不知名女配都没人要。

  和别人嫁给大叔说是真爱,实际上是为了钱不同,翁静晶是真的把这个恋情当成了爱,上《今夜不设防》的节目时,直言:“前生是一只被刘家良驯养的了哥,为此今生要嫁给他来报恩。”

  为了娶翁静晶,刘家良给了前妻一大笔赡养费,几乎净户出身,而这一大笔钱当中,传言翁静晶出了很大一笔。

  演艺圈容不下翁静晶,大家都觉得她嫁给刘家良是为了借助刘家良的名气在演艺圈继续发展自己事业,她直接宣布息影,当一名全职太太。

  1984年,两人在新加坡登记结婚。1986年,生下长女刘万仪;1989年,生下小女儿刘幸仪。

  结婚前几年,翁静晶过得十分贫穷,一家人的经济来源都是刘家良,她又很倔强,不肯向母亲求助,只得打一些零工来挣些零花钱。

  为什么选择卖保险,翁静晶直言,家里人都需要买保险,自己不拍戏,保险也断了,也需要购买。她就希望保险行业有一个人能给她讲清楚保险的利弊,结果没一个人讲得清楚。

  甚至保险经纪人还直接和她说:那你自己去听保险的课程吧,爱买什么保险,就买什么保险。

  一句无心之言,在翁静晶的心里埋下了种子,反正自己全家人都要买保险,为何不干脆自己卖保险?

  帮家里人买完保险之后,她直接就是公司的销售王了,甚至大家都因为她的名气,都来找她买保险。当然也有传言说,她利用刘家良的名气,让别人“主动”去买。

  翁静晶不这么认为,“那些人都觉得我这么蠢不会骗人,慢慢做出了信誉,才来找我的。”

  之前拍戏的时候,翁静晶就一刻都不放弃学习,连续学习了四年的法文。当了家庭主妇,她也没有放弃自己,家庭主妇会的,她也要学。

  插花、烹饪、织毛衣、做衣服,什么都学习,连刘家良都夸她厉害,只要想学,什么都可以尽快上手。

  别人都以为说这是她骨子里争强好胜的基因所导致,翁静晶却不以为然:“我只是尽力件件事都去做啰,但原来尽力去做的结果就是可以做到最好,所以我就相信,原来尽力就好。”

  这也是她谦虚的说法罢了,能在1995年就成了保险公司的分区总经理,年薪高达上百万港元的女人,一路艰险荆棘,哪里是那么容易说清楚的。

  1994年之前,虽然翁静晶已经做到了家里顶梁柱的位置,但事事还需要刘家良点头同意才行,她就是一个养在雀笼里的小鸟,身不由己。

  甚至在1992年,陈百强服安眠药自杀,昏迷了一年多不醒,家人希望找到陈百强的朋友,试图唤醒他,翁静晶也在受邀行列,但没办法,刘家良不同意就是不同意。

  拖了一阵子,翁静晶跟刘家良吵架,还是跑去探视了。在他的病床前喃喃地说:“起来吧,让我们继续拍《喝彩》第二集,但剧本要改写了,因为我已结了婚。”

  1994年,刘家良被检查出患上了淋巴腺肿瘤,身体每况愈下,身边的朋友虽然尊称他一声“刘师傅”,但早就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为了照顾刘家良和两个年幼的孩子,翁静晶只好辞去工作,选择重返校园去读书,既有少许收入,又有时间照顾孩子和老公。

  从保险行业转读法律系,也是因为她的能力太强了。当时参加保险代理行业,其中有一张卷子考法律,其他同事都很怕这个,她自己却一次性过关,还考取了高分,她才发现,原来自己在法律上这么有天分。

  而律师这个行业,也是她从小的梦想,她觉得这份职业很有正义感,就像刘家良的武打一样,有着见义勇为的精神。

  在香港大学进修法律课程的她,简直和开了挂一样,连续两年全年级成绩最优,不仅拿到了奖学金,更是8年来,这个课程最高的平均分。

  在成绩这方面,她骄傲地说,别人考到70分已经非比寻常了,自己考到满分不说,还是从容作答。别人紧张地在一旁因为时间不够而争分夺秒地写,自己不仅时间充足,还有时间从头检查,试卷也是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就像老师写的标准答案一般。

  从进修到取得真正的学位,能达到这水平的人,在香港已经可以拿到比艺人还高的薪水了。

  为了弄懂当今世界的法律,她不仅仅选择读了香港和英国以及殖民地所用的普通法,还特地跑来内地,学习民事法,并在2006年获得了中国政法大学的民事法博士。

  后来又跑去新加坡回教管理研究中心就读,学习回教法。翁静晶是信佛教的,但是为了遵守学校规定,她也不得不身着回教传统长袍,包着头巾上课。

  不仅仅是信仰的转变,还有时间和地点上的处理,当时她和一名伙伴运营着一家律师公司、一家保险顾问公司,每个月还要考试,交8000字以上的论文,还要为5家报刊撰写专栏。

  原来,名女人之所以成名女人,那是她们的时间计算方式,是一点点掰成秒,一分一毫都不能放过。

  在大家看来,123kjz开奖站,这是一项艰苦而繁重,甚至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翁静晶却乐在其中,还反问:“你们不读书,生活不会很闷吗?”

  翁静晶不仅读书,还出书,出版了十几本书籍,其中以《危险人物》这本书知名度最高,不是因为别的,而是为这本书做序的人来头不小,悍匪叶继欢。

  叶继欢的出名,不得不提到1993年他打劫旺角弥敦道金铺的事情,繁华地带,扎个马步,直接举起ak47步枪对准香港阿sir,这一幕被市民拍了下来,直接从新闻播出,让他出尽风头。

  认识叶继欢,也是因缘巧合,当时翁静晶正在做同名节目《危险人物》,在狱中服刑的叶继欢,想要为狱中囚犯争取暖水杯的权利,于是写信给翁静晶。

  叶继欢在序中写道,他为自己做过的一切非常后悔,甚至对生存失去希望和勇气,在人生的黑暗期尤幸遇到两个重要人物:令他信教的牧师和代表律师翁静晶。

  叶继欢说,翁静晶不但值得尊敬,而且坚强、关怀、正义,充满爱心,她的出现令自己体会到人间有情。他希望让世人知道不要误入歧途,因为要回头太难,他已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所以希望自己的故事可以令更多年轻人得到警惕。

  第二本《危险人物》也请来了另一位香港跑马地纸盒藏尸案嫌犯,欧阳炳强作序。

  这可不是为了卖书而弄出来的惊世骇俗的举动,而是线年,欧阳炳强出狱重新做人,结婚的时候,翁静晶还当了证婚人。

  她从律师的角度,说了一段很高深的话:“一个被判有罪的人,就认定她/他确曾犯案?被判无罪的,是否表示他/她就是清白?其实,法律是否真正的公平,有罪与无罪,只是一念之差,这全是观点与角度的一回事。”

  除了事业上所取得的成就令人惊叹,在桃色新闻上,她的行为也让人大跌眼镜,养活了不少八卦媒体。

  1999年,取得香港法学专业证书的翁静晶,跑去孖示打律师行任见习律师时,并认识了股东兼律师林竞业,两人打得火热,经常出双入对,香港媒体还给了他们“偷情男女”的称号。

  2001年11月2日,翁静晶所在的公寓,有一名男子从六楼坠下,身体多处受伤,后来送到医院,第二天抢救无效去世,这名男子,正是翁静晶的上司,林竞业。

  据悉,当时刘家良正巧路过翁静晶所在的公寓,想上门问好,结果听到里面有男人的声音,便敲门。过了一会,门才开,没有发现人,但窗台上有一个烟包及一对皮鞋,三楼平台有一双脚。

  看到林竞业痛苦的样子,刘家良问:“你为什么这么傻?”林表示不希望刘家良误会,可这样的行为,却让刘误会更深了。

  翁静晶公开表示:“在我心目中,他永远最叻(厉害),我在香港有知名度,但他在外国有人认识,他的功夫代表了中国人,在他面前,我是微不足道的一粒沙。他是我生命中第一位,随时可以要我的生命换取他的生命,没有他,我是生存不到。”

  线年,在刘家良病重进入医院的时候,翁静晶却被拍到和一位光头老外,在街头做出挽手、搂抱、十指紧扣、亲嘴的动作。

  看到“何”这个姓,我想不少人都会想到澳门的赌王,何鸿燊。没错,何猷彪就是何鸿燊的堂侄,何东家族的嫡系。

  何东家族是香港第一望族,何东是欧亚混血,从他开始,何东家族就奠定了在英属香港的地位,是香港四大家族之首。关于何东爵士的故事,实在太长,我们改日再说。

  而何猷彪是何东的曾孙,何东有一个兄弟叫何福,何福的其中一个孙子,便是何鸿燊。所以,不管是何东家族的嫡亲,还是赌王家族的近亲,何猷彪的身份和财力都不容小觑。

  何猷彪毕业于美国军校,接受过海军训练,身材相当魁梧,也是法律专家,和翁静晶都拥有律师资格。

  两人因为律师行的工作相识,兴趣爱好都很接近。跟翁静晶在一起的时候,何猷彪也念了一个香港大学法学硕士学位,后来两人承认关系后,翁静晶还大方地夸赞了男友,“虽然是世家子弟,但脚踏实地,能够切切实实读书难能可贵。”

  当时面对这个桃色新闻,刘家良表现得很大方:“我又老又有病,她这么年轻,无谓拖累她。双方感情淡了,最好搞清楚,不好拖泥带水。”

  三年后,刘家良因病去世,翁静晶作为刘家良的遗孀,穿着黑色的丧服,看起来十分有师娘的霸气和威严。

  翁静晶更是直言,当时刘家良去世之后,自己非常崩溃,甚至想带着两个女儿和丈夫一起离开。

  关于翁静晶是否爱过刘家良,我觉得一部分是爱情,另一部分已经转化为亲情。刘家良对她来说,是丈夫,更是一个生活中的长辈。

  从她开始接触这个世界开始,她就躲在刘家良的庇护之下,只是从他倒下的那一刻,哪怕她再坚强,哪怕她已经成为了独立女性的代表,她也会害怕,也会希望有一个力量更强的人来依靠,所以她选择了林竞业,选择了何猷彪。

  2017年,已经隐退许久的翁静晶,为了好友吴绮莉,就是成龙做了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那个错误的女主角,选择开记者会,向成龙声讨。

  得知向太为成龙说话,翁静晶直接怼了回去,为什么有心承担责任,却连一分钱都不肯出,连个基金也不愿。

  这番勇气,把香港娱乐圈两个巨头都得罪了,这不仅仅是令人钦佩的事情,在水深火热的香港娱乐界,能有,也能敢说这话,那是自己的底气!

  香港的富豪家族,想嫁入进去成为少奶奶的人不少,但走到最后的人,家世清白是首要。更何况香港讲究风水,迷信程度也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楚的。

  翁静晶这个“命硬”的女人 ,二婚身份,按照正常豪门的流程,谈恋爱可以,嫁进来没门!

  不过,对于翁静晶这个媳妇,何猷彪的父亲何鸿章早就认定了。早年间还在世的时候,就对她特别欣赏,多次公开场合都和翁静晶一起出现。

  一个家世清白,莺歌燕舞的女人,香港能找出一堆,但有这样的背景,能力,堪称商业奇才和顶级学霸的媳妇,到哪里找?

  翁静晶和何猷彪的婚姻也并不是建立在金钱之上,婚礼上,记者看到翁静晶所佩戴的钻石珠宝时,曾八卦地询问,这是不是何家的传家之宝。

  翁静晶直接反问:你觉得呢?但这些都是身外之物,自己并不在意,佩戴完毕,她就决定全部捐出去。表示两人的全部财产,全部捐赠,不会给后代留下一分钱。

  很多人都说,翁静晶是看着何家的钱财而来,但翁静晶在很多场合下,从来不觉得自己是嫁给了一位巨富的后代,更多的是看中两人的观点是否契合。

  “他(何猷彪)善良,有公义,作为富四五代,并没有那种坏脾气,出来受过苦,没有靠家里,还有公义心。”

  翁静晶说,自己之前因为抓假和尚,被威胁了很多次,但每次何猷彪都在背后默默支持她,这一点让她十分感动。

  其实,翁静晶是不是在乎钱财,早在30多年前,大家心中便有了答案,有样有貌,家世显赫的她,能选择刘家良,并一路走下去,这哪里是一个贪图钱财的女人能做到的?

  名女人,做到让人喜爱的人很多,姣好的面貌,温顺的性格就可以了;做到让人讨厌的也很多,插足,内心丑陋,也很简单。

  但翁静晶若用名女人来形容,总觉得缺少了点什么,她更像是一个奇女子,敢爱敢恨,遇到了自己喜欢的男人,哪怕比自己大30岁,也心甘情愿,无怨无悔,她的前半生让人唏嘘。

  但她又区别于那种嫁了就任由自己自生自灭的女人,有才能,从不掩藏,还没等机会来临,就主动给自己创造机会,从家庭主妇转变为保险大亨,顶级律师。这样的女人,你又不得不敬佩。

  就像我在开篇说的那样,“玛丽苏”这种被女人臆想出来的形象,居然这世界上真的有女子可能担当,那么她不是传奇,谁又是传奇?

  然而这个传奇中的女子,根本不去在乎世事的纷扰,这些年来,我行我素,我活我心,自在逍遥。

  爱得轰轰烈烈,活起来有声有色,她的人生,是一种别人无法复制的道路,但凡读过的人,却都不会忘记了,这才是应了一字“奇”!